一夜之间,北京读研的台湾女生肆零火了,不少网友熬夜看完她在B站上的所有视频。人民日报公众号《一位台湾女生在“五线城市”的感慨》一文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她在中国甘肃的“广和之行”,肆零表示自己“非常非常的讶异”,“只不过拍了个日常,竟被各大媒体报道了”。

而肆零口中所谓的视频日常,正是千禧一代当中正悄咪咪流行的视频日志——vlog。

当定格的照片和文字无法满足更多维的需要,一种新的记录方式悄然兴起。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除了采访到这位台湾女生肆零之外,还带你走进中国vlog第一人“冬瓜”、vlog红人“井越”及B站平凡料理创作者“cbvivi”,一起探寻vlog如何成为内容市场的新秀。

视频日志

最新潮的生活记录方式

“摄影是记录一个瞬间,电影是记录一个故事,那么vlog就是记录一个灵魂。”——冬瓜

微博#vlog#超级话题主持人,被称作“中国vlog第一人”的冬瓜,在加拿大学习影视传播艺术专业的他,最早在2016年4月份开始尝试的vlog的制作。“那时国内还没什么人做,我抱着一种挑战的心态。其实,我在现实中就这个‘鸟样’,vlog这种表达个人的视频形式再适合我不过了。”

微博:@冬瓜孙东山 B站:冬瓜孙东山

Vlog红人井越,凭借自己飘逸的发型,与女友八哥在高颜值与生活乐趣间无缝切换,在微博上俘获了数万粉丝。他在生活中其实是个内向和不善言谈的人,被Casey Neistat的影视化vlog所吸引,于2017年5月制作了第一个vlog。

微博:@大概是井越 B站:jyhachi

而台湾留学生肆零,是从台湾来到大陆读书后才了解到vlog这个概念的。她的第一个vlog是2016年暑假和爸爸一起去四川寻亲,初衷是想给没有随行的家人们看看家乡的模样。“我的第一个vlog很真、很粗糙,但是也让我开始爱上了记录生活。”

微博:@畜牧林-肆零 B站:畜牧林-肆零

Vlog即“video blog”,可简单理解为视频博客、视频日志。虽然vlog是个些许生僻的概念,但这种内容形式并不陌生,在各大短视频平台中生活纪实片类的短视频中可以看到它的影子。井越总结道:简单来说,短视频是“编剧 剪辑”,直播是“无编剧 无剪辑”,而vlog大体是“无编剧 剪辑”。

“纵观当下的短视频内容业态,粗放的UGC亦或是趋于同质化的PGC都已经不能满足于这代互联网公民的对生活感、人格化、高质量内容的需求。”vlog的流行是一个sns时代的必然结果。

之前有报道认为,国外vlog主要吸引95后受众。其实,vlog跨越了更多年龄。井越也认为热衷于做vlog的人都是80、90后了,受众也可以说是跨越了更多年龄的“千禧一代”。

“Selfie”曾获得了牛津词典年度词汇。在井越看来,vlog挖掘的是个体的自恋,而sns放大了每个人的自恋。当技术门槛逐渐降低,短视频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千禧一代对生活的记录可能不会单单满足于静止的图片和文字。

“后Casey时代”

vlog达人眼中的发展历程

“海外的vlogger非常多,但是真正在这个金字塔顶部的可能就10个左右。”,冬瓜说。其中,Casey Neistat对vlog的发展壮大具有划时代意义。

被称为“vlog北美第一人”,“vlog教父”的 Casey,他的vlog代表了一个新时代。冬瓜说:“可以说现在vlog真正的形态是他创造出来的。”

在Casey出现以前,在YouTube有一段时间被各大整蛊类、搞笑类网络红人所霸占。通过调查,冬瓜认为vlog最早是以YouTube上的整蛊视频花絮的形式出现的。虽然这种内容形式不是这些人发明的,但是是他们推动的。这个时期的的vlog相对比较粗制滥造。

目前,无论是国内外,井越认为vlog创作领域进入了一个“后Casey时代”,都开始向正能量内容、日更形式、影视化风格趋近。井越说:“Casey的影响力太大了,以至于很多国内vlogger都认为‘vlog里必须要放一些空镜、延时摄影、航拍、并用jazzpop做背景音乐’。其实这些元素在Casey的vlog之前都挺罕见的。”

从井越和冬瓜的话语中可以看出,Casey对vlogger达人们的影响极大。大多数vlogger达人最初都是在模仿Casey之后,发现自我,逐渐找到自己的风格。冬瓜和井越都谈到,他们一直试图摆脱Casey的影子。

兼具真实性&观赏性

vlog作为内容后花园的新秀

短视频已为中国不可阻挡的内容趋势,在短视频形态日趋饱和的今天,vlog潮流会是下一个内容风口吗?

冬瓜:中国vlog肯定会越来越火的,但我不认为会不火得很爆,变成下一个风口。

井越: vlog做得好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如果单纯要通过vlog内容去创业,门槛不低,短期来看不是特别看好。国内目前的vlogger里,创作审美达到可以单纯以vlog营利的人屈指可数。

Cbvivi:出于对商业模式的考量,vlog 不适合内容创业。

真实性

“vlog归根到底还是一个以vlogger为主角展开的故事。vlogger要经常思考自己与世界的关系。”——井越

“我的vlog就是想记录生活中的吉光片羽。”被各大媒体报道之后,许多媒体想继续跟进广河之旅的细节,肆零一一拒绝了:“我很开心大家喜欢我的日常,但是我更希望广河旅行的光彩留给那些默默加班、远离家乡为人民服务的大家,而不是我。”

把vlog看做“会动的日记”,肆零最在意的是真实性,“我希望每一个日记都是最真实的自己。”肆零讲到,“有时候,我会自己点开以前做的《四川寻亲之旅》,仿佛就像是搭上时光机一样的回到那个时期的自己。”

肆零《四川寻亲之旅》截图

其实,台湾vlog除了记录个人的内容,还用vlog的手法叙事一个社会的事件,比如说环保人士通过vlog记录捡垃圾的日常,用vlog的方式提倡良性的社会推动的作用。

真正的vlog是有内容的,因而就会故事产出。草根的vlogger还是有一定的看头的,因为它起到是一定的良性作用,可以使得暗淡无光的东西发光发热。冬瓜说:“我觉得最好不要关注人,关注故事本身就够了,中国的vlog就应该是这个状态。”

观赏性

“vlog对观众的魅力可能是一种窥视感吧,vlog是关于真实生活的,但看起来又不像直播那么粗糙,也不像真人秀综艺那么虚假。”——井越

当视频日记遇上社交网络,在一定程度上,vlogger在记录自己的同时,由于他者的围观,多多少少是一种经过“美化”之后的日常生活,难道vlog是一本写给别人的日记?

Vlog叙事性也塑造了它的可观看性。“在我看来一个好的vlog不可能是完全脱离编排或编剧的,所谓的故事感不可能只靠后期完成。”井越分析道,以旅行vlog为例,它跟传统旅游节目或记者采访不一样,“vlogger不是一个主持人,不仅在提供一个单纯视角。归根到底,是以vlogger为主角展开的故事。”

冬瓜也讲到,Casey虽然也是对普通生活的记录,但他身份导致他的生活本身就要比普通人更为丰富多彩。

其实,vlog最大的魅力是对于vlogger来说的,而非观众。井越认为:“因为它是一个记录方式,定格经历和塑造回忆。vlog的真实程度和可观赏性,做得好的话,会契合的非常好。”

本土化之路

舶来品如何落地生根

“在 YouTube 上,vlog 本身就是一种标签(hashtag),同做饭、美食一样的标签,贴在那里是为了让想要看日常生活的人能够找到它。”——cbvivi

平台选择

受到影片时长和画质等因素的限制,B站和微博是vlog目前发展态势较好的的主流平台。在井越看来,除了对视频清晰度的考量,他选择b站是因为它首先是一个专门的视频平台有channel的概念。B站的观众对日常类视频接受度比较高,cbvivi说。

在不少vlogger看来,就算是B站或微博,也都不是很好的vlog平台。市场上也出现了类似小影、一闪等短视频平台助力vlog的发展,想做中国vlog的发动机,做出了多种尝试。但vlog在中国可谓刚刚生根,还处在正在发育的阶段。

冬瓜微博vlog截图

“vlog真正做到了把生活中暗淡无光的东西推出来——教你怎么快速叠衣服,怎么安装摄像机,怎么把家里的热水壶搞好,所以说才有这么多人去做vlog。”冬瓜说。正如Cbvivi所说,vlog不过是一个标签。真正的内容价值在于对日常的记录,而且这些日常通常都具有现实参照意义。

根据身在海外多年的冬瓜观察,中国vlog想要井喷,最缺少的就是视频类搜索引擎。“当生活中遇到难题,国外首先会YouTube,然后才会Google。这种差异太大了,YouTube就是一个巨大的搜索引擎,有一个这样的内容平台,vlog肯定会火爆起来。”

“它本身是关乎于生活的,生活又是包罗万象的。” 井越认为vlog是一个非常大的广告植入空间。Cbvivi说:“中国的vlog跟国外最大的区别是没有 YouTube 这种只要有播放量就有收入的平台。”

文化壁垒

有人在知乎提问:为什么中国没有出现像Casey这样的vlog红人,或者是YouTube达人?中国人“内敛”的文化属性或许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此外,不同的技术发展状况与文化属性导致国内外Vlog内容形式、受众、平台之间的差异。就像嘻哈在中国的主流化之路异常艰难,舶来品离开原生土壤后发展道阻且艰。

Vlog本土化,更深层的是内容叙事的模式或者是长度的区分。北美的vlog多为中短视频,7分钟到14分钟最为常见,属于沉浸式的。而在中国,国人已经养成碎片化内容消费习惯,短视频已是大势所趋。在冬瓜看来,制作5分钟以内又叙事完整的vlog对vlogger而言是一个挑战,也是他在vlog本土化过程中想要突破的事情。

除此之外,冬瓜还尝试使用网易云里中国制作人的音乐,虽然也是爵士风格;他还试图使用中国风的音乐,在音乐方面实现vlog本土化。

在井越看来:“怎样做才能即突破Casey泛滥这种的影视化风格,又不沦为‘前Casey时代’那种粗制滥造的vlog,是vlogger们都在考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