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4日,小影APP召开发布会,宣布实行V光计划,战略升级,打造全球vlog社区,这标志着Vlog事实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登上“舞台”拥有了专属的移动终端。Vlog,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熟悉在于大家对这个词一定不陌生,在各平台你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陌生在于,你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该如何去理解、定义、看待它。

其实,Vlog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历史趋势下的必然。当今媒介更迭飞速,从公众号时代到短视频时代不过也只有区区几年,而短视频火爆了仅一年多,就暴露出了很多问题,略显疲态,相信下一个爆款已经在萌芽之中了,那会不会是VLog呢?基于vlog现在在Bilibili上的火爆,我有理由相信它会是下一个短视频的流行趋势。

什么是Vlog?

目前国内vlog传播的主要阵营是在bilibili平台,而bilibili上的Vloger又大多受到youtube上VLog作品的影响,延承其风格,其中casey neistat对国人的影响最大。与此同时,youtube也是目前全球范围内最大的vlog内容产出地,在youtube上输入关键词“Vlog”搜索,可以得出9000万条内容。因此,借用主流youtube社区对VLog的定义:

VLog-A video-blog. A casual ,conversational video format or genre featuring a person talking directly to camera.

译文:vlog:视频日志。一种日常的、对话形式的视频,典型特征是一个人对着摄像机说话。

VLOG就是一种轻松休闲、对话式的视频日志。Vlog本质是短视频的一种,但是与目前流行的短视频比,它的时长会更长,没有太多酷炫的特效,但制作度会更高,它能够表达人格化以及展示视频制作者的日常生活日记。

那么Papi酱的视频算不算是VLog呢?

不算!因为VLog“适度真实”的特征(详见下文)决定了它应当由个人完成,或者由简要的分工完成,例如摄影 剪辑。Papi酱视频尽管十分人格化,但是团队的意味过浓。借用电商的说法,VLog其实就像C2C,而不是B2C。

多长时间算是Vlog?VLog需要露脸吗?

Vlog的界定是存在一个模糊边界的,其中就不乏视频时长和是否露脸这两个因素。其实Vlog总体而言还是非常随性的,只要能够表达人格化、服务于内容就完全不受限制,有很多朋友会将VLog的V类比成微博的微,其实这是不对的,V指的是Video。

VLog的现状

Vlog同绒线一样属于舶来品,发源于国外,流行于国外。Vlog的根源可以追溯至youtube初期时的家庭滑稽录像,当时的拍摄工具是家庭DV,而随着现代信息传播技术的创新、智能移动终端的普及,我们有了更强大、更便捷的工具。再加上得益于youtube对用户原创内容的细分,vlog在youtube上逐渐走红。

2016年,Vlog在国内开始慢慢有了水花,当时它和目前主流的短视频还是处在同一个熔炉里的。后来借着短视频大热的红利,其搜索度也从2016年4月的每周100 上升到2018年4月的近2000 ,与此同时抖音、快手这样较为粗放的UGC(用户原创内容)已经无法满足更高阶的需求了,于是VLog就这样在bilibili上开始走向百花齐放。目前,在iqiyi上标注有vlog的视频有55.9万条,Bilibili上单条Vlog的视频播放量更是达到了200万。值得一提的是Bilibili的播放量计算方式非常严苛,同一视频一个IP一天只能计算一次播放量。

Vlog内容分析

纵观目前国内主流传播的vlog我们不难发现,它们与抖音、快手短视频的区别还是很大的。人格化、社交化与参与度这三个因素是导致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同时也是它能成为下一个爆款的理由。更有甚者,一些新媒体大牛认为Vlog是最接近真人秀概念的一种内容,并把它的这一特质称为“适度真实”。

由于抖音、快手覆盖的人群面太广,需要满足的用户需求需要高度提炼,因此它丧失了独特性、文化感等95后、00后人群最看重的元素。尽管主流短视频平台很想解决这一问题,但其用户过于庞大复杂,如何在保持现有体量和讨好新生代间作平衡成为了它们的难题。

在B站,目前生活类的Vlog视频占据了全部Vlog的87.5%,剩下的12.5%则由游戏、音乐和科技三家瓜分,并且这些视频的时长大多超过了5分钟。有人可能会疑惑,在碎片化的当下,真的会有人去花超过五分钟去看一段不知所云的视频吗?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解释下VLog的“适度真实”和“人格化”了。

首先是人格化,之所以VLog具有人格化的特征不是因为VLog与生俱来,而是因为Vloger们在拍摄、剪辑VLog作品的时候就有意无意得在表现、分享自己的某种生活理念、审美取向,以此来吸引同好者的关注。因此只要一段Vlog存在不错的播放量,那就说明某一个圈层的文化能够被人们接受,有人愿意为这超过五分钟的视频去买单,这也符合新生代们在社交原则上的“松圈主义”——热爱圈子,保持自我。

然后是适度真实。适度真实指的是Vlog内容非常接近真实,尽管有一些人为的设定,但始终处于一个可接受的适度范围内。从宏观的角度看,智能移动终端终端的更新换代无不在是拓展媒介与人体的界限,即接近真实。因此无论内容也好、拍摄手法、呈现方式也罢,能够做到适度真实都是对用户体验的一个极大提升。显然VLog在这方面满足了用户。

VLog的启示

第一。不论是短视频也好、文字也好,其实它们都只是信息的载体,在下一次新浪潮袭来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坚定这只是媒介生态圈的又一次重新洗牌,而不是消亡与被消亡的关系。

把Vlog假定为未来短视频趋势的条件下,我们可以分析传统媒体 – 新媒体 – 短视频 – Vlog的这一走向。不难看出,从传统媒体到新媒体的这一轮浪潮是思路的变化,而新媒体到短视频则是形式的变化,而短视频到VLog这一浪潮又是思路的一次变化。这其实充分印证了,事物发展是曲折的,发展过程是螺旋上升的。

第二。从短视频、VLog的发展过程可以看出,好的内容不一定能带来用户黏性,以用户为中心的内容才能带来用户黏性。以11月微信官方对自媒体的一次大封号为例,尽管封号事件政策意味很重,但是也掩盖不了自媒体存在的问题和“去公众号化”的趋势。之所以自媒体监管存在问题,有相当的原因也是因为在短视频的冲击下,传统新媒体已经举步维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于是一些不符合核心价值和政策规定的内容就这样滋生了。新媒体运营中很重要的一步是定位,而定位的关节就是要找准用户的需求。而“去公众化”趋势的出现,我认为恰恰就是新媒体人没有从宏观的角度把握住用户的需求,从媒介形式上出发研究用户碎片化的媒介使用习惯,反倒是陷死在公众平台的框架内,因此从宏观角度去分析用户是我们未来很重要的一步。

第三。紧跟松圈主义,打造内容圈子。这一点其实和人类发展很像,从原始人到部落,从邦国时代到封建,经历各种变化。尽管20世纪我们提出全球化,但终究我们发现全球化是相对而言的,文化的壁垒决定了全球化到了一定程度就很难再有大的前进。在内容市场上也是这样的道理,紧跟松圈主义就是紧跟年轻人,同时又能赋予内容以社交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