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第一次遇见喜马拉雅,一半的我就再也没走出来。

我的命是它救的。那时我在无人区迷了路,一个带着红头巾的藏族哥哥骑着白马,冒险渡河载了我一程,非常荒诞的,在遇到他的那一刻,我才记起我们早不是第一次相遇,早在梦中我就见过他,他就载过我一程。

我从未计划去尼泊尔,是尼泊尔把我招去的,一去像是回了家,就那样留下了。在震后的临时帐篷里,他们用家里的一切招待我,冲我笑笑,露出了上排十六颗大白牙,是的,我仔细数了数,笑的智齿都看到了。萨满巫师在火边做法,口中念念有词,突然中间插上一句话,我听懂了,他说:“快给中国女孩倒茶吃土豆。”我们都噗嗤笑了,没见过哪个地方的萨满念咒语时,还惦记着要招待客人。虽学了些单词,但从来没能真的与喜马拉雅的居民交流过。但我的心属于他们,语言显得有些多余了。

一半的我再也没能从这片山脉里走出来。灵魂里沉默和柔软的地方,它们没舍得走。

虽然我对这片山脉一厢情愿的一往情深,但是在荒芜的高原中多次的“探险”都是在烤牛粪中度过的。早上在帐篷里醒来,头发结成了冰条,鞋子冻成了冰块穿不进去,吃藏巴刚吞下,就想吐出来,看群狼的脚印和冰封的湖面,就这样把自己隔离在几世纪前的游牧生活里。

是的,这种探险确实有它的“魅力”,但不矫情的说,这种旅行方式确实太zuo了。我想可以扎扎实实的住在喜马拉雅,与这并不友善的极端环境生活在一起。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被喜马拉雅所环抱,却又可以舒适的洗上热水澡,不靠烧牛粪取暖,还有好吃好喝,但又没有破坏它的原始,价格还不能太贵,舒服却依旧可以满足我偶尔小小的探险欲。

这样完全矛盾的标准,着实是不可能的,三年来在西藏和尼泊尔跑来跑去,我都叹气的笑自己在发白日梦,直到我到了这里 – Mustang.

我从很远的山谷走来,河流变宽阔的时候,一眼看到它红色金顶的寺庙,喜马拉雅依稀藏在云的背后,偶尔才略见端倪。虽在尼泊尔,这片区域却大多是藏民的家,在高原广袤的荒芜之中,我看到的却是它绿色的稻田,粉色的桃园,白色的砖房。它的名字叫Kagbani.

走进村落之后,找了个客栈把行李放下,我的房间,有三扇窗。窗帘一一拉开,就算是经常在喜马拉雅游荡的我,还是颤抖了一下, 甚至有点手足无措, 完全不知视线该停留在哪 — 三扇窗,三个喜马拉雅。就算到了第二天,我还是没从那颤抖中真正走出来,一睁开眼睛,就着急的蹦下床,把所有窗户都打开,任由喜马拉雅一一走进我的房间。

顺着淙淙的流水声,我在村落里流浪,石板路下隐藏着精致的水道,迷宫一样的小径,有时要侧身才能通行,突然又开阔, 一个小小的庭院,中间立着经幡,人们三五成群的坐在阳光里,织布,筛谷子,或就是坐在这寂静的时间里,见到你就不经意的笑笑,融你通行到藏在拐角的窄路,再抬头,那云上的喜马拉雅就又突然在眼前了。那时候,我决定,我要把很多时间留在这里,砍柴,烧火,喂马。

在分享这里的旅行信息之前,先看一个视频热热身,带你去喜马拉雅山脉徒步一圈。


KAGBENI

好啦,矫情完了,现在开始非常严肃的大型种草为什么kagbeni是我心中的理想世外桃源。

TRANSPORT

首先,这个地方虽偏却极其容易到达。它呢,在尼泊尔境内,尼泊尔的签证呢,直接落地签可以拿到三个月,还不收一分钱,对中国人免费。这。。。简直比去西藏还要申请边防证还轻松。

Mustang至今仍被称为世界上最偏远的地方之一,但是随着新修的路和机场,来这里并不需要像以前(或者其他真正原始的喜马拉雅区域)那样徒步一周才能到达。你可以从博卡拉坐12小时的公车,路过迷人的村落,来一次地道的尼泊尔式road trip,也就是, 一边被土路颠飞,一边跟大家一起咧着大嘴乐着吃土。(见视频)相信我,你最终对尼泊尔最美好的回忆中,那颠簸路上的缘分是其中之一。

当然,也有爽快舒适的方式,直接从博卡拉坐飞机到Jomsom,20分钟,欣赏喜马拉雅全景。

虽然交通变得方便了,目前却还并没有影响到这里的文化氛围,很难得了,而且保持不了很久,欲去从速吧。

COMFORT

我的客栈干净整洁,有着三面飘窗的的屋顶餐厅,之前说了,是无敌三面环喜马拉雅山景房,一晚上, 人民币才三十块,(突然就觉得要画一个重点在这里)着实没有什么好挑剔的,虽然没有热水还要躺在睡袋里,对喜马拉雅而言,也算是过得去了,甚至会让我觉得有点幸运的牙都掉下来了。直到我发现了村子里一个神秘的红色房子。(名字就叫red house)

我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就吸进去了,它有着寺庙一般的沉默,大厅的中间是一排转经筒,层层叠叠的楼梯上来又下去,却找不到一个人。 我最终确定它应该是家客栈无疑,却是曾经寺庙改建的。

到这里,这个看起来似乎是个深思熟虑的民宿广告,但是,我这个阅读量真的接不到广告,所以你可以放心往下看,这是你舒适的喜马拉雅探险的必须要知道的住所。况且,我要接到广告那一定得是户外运动鞋实在看不下去我穿跑步鞋在山上滑楼梯。

这个寺庙改造的酒店呢,有着Kingsize超级大双人床和干净的被子(注意啦,很多尼泊尔客栈用的是毯子,这毯子呢,很有可能永远不洗。白色的床单在整个尼泊尔都是无比尊贵的标识。) 无敌山景房,干净的卫生间,24小时热水,这种舒适程度,在整个尼泊尔都是罕见的,价格呢,却是人民币120-230一晚。

这里的主人巧妙的保存了它的历史与文化,以前寺庙的冥想房,放上了很多垫子,供客人做瑜伽和灵修。还保留了祠堂,有我在整个mustang区域里见过的最美的佛像,早上晚上都有和尚特地前来供奉,香火从来不断,后来专门为我打开每日冥想。很宠我了。

FOOD

不仅住的舒服,Kagbeni吃的也好。虽然在边远的喜马拉雅中间,但是它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让它有着西方旅游业的舒适程度,那就是它在知名的安娜普尔徒步大环线的分支和尼泊尔人心中最美的喜马拉雅Mustang的交叉点上。

与此同时,它又不是每一个徒步者都会落脚的村落,尚且藏得隐蔽,你不会被大量游客骚扰 。大多数时候,你只听得到藏民赶羊的驼铃声,和未被过度商业的旅游业所破坏的藏式文化。更重要的是,比起西藏相对偏远的地方,完全无法语言交流的障碍在这里都不存在,大家都稍微会说点英语,想要更多了解这里的文化确实非常方便。

YacDonlands

这个假装自己是牦牛麦当劳的地方一度被我杜绝,后来我才意识到,它全村最好的 。有着自己手工做的菠菜意大利面,配合着牦牛芝士(相信我,牦牛芝士没有牦牛膻味,很好吃。)重点是,你一定要额外要求一小碟喜马拉雅山胡椒(timut/timur)。这里有一个幸福套餐,菜单上写,包括一杯新鲜的喜马拉雅金果子汁,一份牦牛汉堡,一份沙拉薯条,一份快乐。

所以呢,我早上拿着一本书来这里喝茶。中午抱着本子坐在它家露台上写写画画,晚上还要来这里吃幸福套餐。总之你总能在这里找到我。

他们给我讲当地的传说,请我喝自酿的米酒,加上一点点蜂蜜。视频里唱歌骑马的汉子,就是这里的老板,当地的红人,在没人敢上去的悬崖上骑马。

爱上Kagbani是跟这个小小的餐馆和客栈分不开的,他们会让你觉得,你真的属于这里。

我从来没有从哪个餐馆离开的时候,这里的小姑娘抱紧我的腿不放我走,特地为我做了菜单上不存在的好吃的,送了我一块巧克力蛋糕为我送行。第二天一早,我再跑去跟他们告别,老板的女儿跑出来把哈达围在我的脖子上,把小小的转经筒放在我的手里。只有在这里,在喜马拉雅。

Apple Bee Cafe

喜欢晒太阳的我,终于在每天下午定时开始刮大风的村子里找到了一个无敌山景露台,遥望着河谷和雪山,它在村子的尽头,在一排转经筒小路的末端。早上有时我来这里喝咖啡看书。这里意式浓缩在菜单上就罗列了六七种不同做法,非常严肃了。

只有一点,价格实在跟这个村子的整体物价不相符,一杯浓缩RMB21,好吧,比巴黎贵,但是菜单上写着部分收入会捐给当地的学校,而且人家把意大利的illy咖啡搞来这喜马拉雅高原也不太容易是吧,所以你就乖乖掏腰包吧。

另外,划重点,这位咖啡馆主人是全村英语最好的,你想去哪探险,别人跟你又说不清楚的时候,就乖乖来这里买杯咖啡来套话吧。

周边探险

尼泊尔是可以满足你一切求索探知需求的地方,而Mustang更是其中之最。被誉为整个安娜普尔徒步的高潮,不仅有独特的干涸的高地风光,喜马拉雅,更难得是它的文化历史,仍保留的极为完整。

你可以Kagbeni舒适的酒店为根据地,探索四面八方鲜有人问津的村落。其余的徒步者都在忙着赶安娜普尔的行程,而这里奇妙又神秘的小村子,就只有你一个人在探索了,既安全又全面满足你的冒险欲,至今为止,绝对是我的旅行目的地的最佳发现。

(佛教之前的古老藏族苯教的驱邪装饰)

(最原始的小佛塔)

Tiri

在村子北面步行半个多小时的距离,穿过山谷河流的两个小木桥,半山腰上有一个神秘的藏式寺庙。每次停电无法工作的时候我都在这干涸的河谷之间逆着风跑步到Tiri,虽然非常的神经病,在这样远离现代文明的村落里,人们每天都做大量的远足登山和农耕,肯定是完全理解不了现代人类为什么要通过跑步来强身健体的,需要非常后的脸皮才能在这里奔跑,但我看着自己每一步都向着我爱的喜马拉雅靠近一步,心都跳的像是一个16岁的小女孩。在高原上能跑,回到平地一定跟飞一样,每次我都得意的牙掉出来要再跑回去捡。(PS 爬到Tiri的庙宇间,回望喜马拉雅,角度比Kagbeni还要好。)

LUBRA

没错,Lubra就是视频徒步最后的目的地,也是我在Mustang的最爱,下次去定要狠狠的多住上一些时日。(虽然我在视频里说了它的坏话,那完全是因为我太讨厌那段路了)

它藏在几座大山的中央,不管你从哪个方向走来,不到最后一秒,依旧看不到它。也是如此,它被一种神秘的氛围所包围。

所以之前找了它好几次都被我错过了,最后我才选择一条较为曲折的路线翻了三座山去看它,全是因为它有几个和尚还在冥想的石窟。

但第一次看到Lubra就像是个惊奇的魔术,他们都在朝我的心脏射箭!结果变成了我与他们一起狂欢这个古老的节日,那种神秘巧合的感觉,解释不了的。Lubra村里的每一条路也都不好走,四面都是陡峭的岩石缝里笔直生长的松树。我会再回来看的。

Marpha

穿过非常游客的Jomsom,Marpha步行大概3-4个小时才能到达,但你绝对不会后悔。它是整个区域最好看的村落,也有几家客栈可以落脚,但更重要的是这里的苹果干,苹果派,苹果白兰地,咳咳,有点好吃。附近有一个高原胡泊,如果你喜欢野营,不要错过。

Muktinath

这里有一个知名的印度教朝圣之地,所以每天都有大量游客从印度慕名而来,偏要在这喜马拉雅冰水中洗澡。在沉默的山间突然来了一堆旅游大巴,这并不是我喜欢的。

但是这里有家叫做Bob Marley 的餐馆(是的,名字很简单粗暴了)是整个喜马拉雅区域内最好吃的吧,有正宗的炭烧意式薄饼Pizza,中东Hommoes拼盘(强推),还可以坐在露台上边看喜马拉雅边享受美食,是徒步累了犒劳自己的方圆100公里最好的地方。

建议从Muktinath徒步半小时到下面的那个小村子里去,那里是个安静的桃源雪山小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