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阁一个月前的韩国行vlog,终于出来了,一共八分半钟,不长,希望你们点开看看

摘星阁的第一次旅行,加上吃瓜的工作人员,一共是二十个人。

你们知道二十个人是什么概念吗?

是半个高中班级诶!整整两条队列。


那些天我的朋友圈配文只有三个字

“好可怕”

1.

一起旅行是五月底我办注册,我说开公司之后是不是得要有团建啊?然后大家一起哄,我的十万块就飞了(窒息)。

出发前我就一直在想,十几个女孩子在一起是什么样的场景,我觉得一定很好玩,但却头皮发麻,觉得一定会有什么蠢事发生。

我和我的女孩们合作,不像是明星经纪人可能要每天和艺人见面,戏要跟着,生活里也要时常跟着。

多数靠的是网络一线牵,甚至语音都极少,我说我没见过东瓜还好多人不信,不过假装很熟的本事还是要有的。

基于要让大家快速熟络起来,我给所有人定的第一个行程就是——下飞机后蹦迪。

迟来的东瓜后来跟我讲,她一到,我连招呼也不打就呼啦啦的叫她上台,仿佛我和她是每天都一起蹦到天亮的关系,说我太可怕。

我说,那效果很好嘛,我的目的达到了的。

2.

我见到的第一个人是球球,她比我还早到,把民宿的空调开好,蹦哒下楼给我开门。

我盯着她的发量沉默了一秒,后来她把头发卷好我又沉默了一秒,说还是烫完好看。

她翻我白眼,说我真的很直接。

后来大家都到了,坐在地上、沙发上开始补妆出门。羊给我画眼妆,tyt给李奉画眉毛,迟暮一个人在那里一层一层刷着毫无疑义的腮红。


那些大家都不熟悉的以为很文静的女孩例如稍麦,成为了可怕的劝酒大户,灌醉了每一个人除了我(因为我去泡仔了)的人,自己哗啦啦喝下了十几杯。

遇上了韩国百年高温,四十度,所以我取消了我们的汗蒸之旅,因为走在路上都能滴出汗来。

迪拜奶奶因为吃下了两只完整的酱蟹,声音直接,哑,掉,了……从此成为我们嘲笑的对象。

犬角夫是每一个人的挚爱,都拉着抱着宠着,可能因为像个小队长,又像个男朋友,总是冲在最前面。

菊呀是最精致的小公主,因为她在暴晒一天之后也不脱妆,而且是一个每天都清洗粉扑刷具的女孩,太可怕啦。


而妮妮是最不爱说话的,每次都安静的看着大家玩,或者在酒店睡觉,我找她搭话问她为什么你的妆一天都不掉,她回我“因为我涂很厚啊”。

我们去龙马乐园拍集体的合照和视频,正好在录一个结束再见的镜头,我站在路边看她们,路过的中国人俏咪咪的问我这个是什么女团还是歌手?

我说是一群普通人啦,她惊呼,这么好看!

嘿嘿。

3.

我们呆在一起将近五天,最后一晚以炸鸡啤酒告别了彼此,围坐在小小的桌子前玩着十五二十的游戏,我给她们拍照录视频,公众号“我要WhatYouNeed”的小伙伴们在拍我。

他们问我,你为啥一副老母亲的微笑?

我说我就是老母亲啊。


我记得我很久以前拍照做摄影师的时候,也常常被旁观者说拿着相机会傻笑,因为拍照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吧!所以就不自觉的那样了。

我也真的爱着她们。

她们每个人都很具体,又很“模糊”。


经纪公司本来就是很商业化的产物,我热爱商业运作赚钱带来的快感,却也在暗地里跟“商业”较劲儿,我想让它变得更有人情味,更“棒”一些。

我给人情味赋予了专属的名字“摘星阁”,又是她们赋予了这个名字特殊的“意义”。

后面陆陆续续也签了新的人,新的,旧的摘星阁女孩。

希望我们一起快乐的玩耍吧,一直,继续,一直,继续。